多家平台撤回申请,香港交易所牌照为何成了烫手山芋?

2024-05-30 03:07:00

目前,只有两个平台获证监会发牌,18 个正在申请中。

5 月 26 日,据《明报》报道,香港虚拟资产服务提供者(VASP)的发牌过渡期将于本月底结束,证监会将决定现有服务提供者是否能继续营运。近期包括 OKX 和 VAEX 在内的多家平台撤回了牌照申请(具体名单见下图),原因是香港的合规成本较高,且本地市场吸引力较低。业内人士认为,本港平台流动性和交易币种不及海外,规管条件较严均是导致平台撤回牌照申请的原因。

交易所

目前,只有两个平台获证监会发牌,18 个正在申请中。业界人士建议加强虚拟资产在现实应用中的代币化,以提高市场接受度和实际用途。先不论这些撤掉申请的机构都是什么背景,让我们去看看已经拿到牌照的这几家都是什么情况。

一、OSL

是香港第一家获得牌照的平台,背靠BC科技、美国富达、新加坡GIC三个金主加持。

OSL创立于2018年,当时港股上市公司“品牌中国”内部创立了数字资产交易平台OSL,2019公司更名为“BC科技(http://00863.HK)”,2020年12月,OSL获得香港证监会颁发的第一号证券交易牌照和第七号自动化交易牌照,向亚太区内专业投资者提供数字资产交易服务。后续几年,OSL也相继获颁虚拟资产4&9号牌,目前业务包括SAAS、经纪、交易所和托管服务,服务专业的机构和零售投资者。2023年8月3日,OSL母公司港股BC科技发布公告,公司全资子公司OSL已获香港证监会批准升级现有牌照,即日起正式向零售投资者提供比特币中的全部文章" target="_blank" class="tag_link">比特币及以太坊中的全部文章" target="_blank" class="tag_link">以太坊等主流货币的数字资产交易服务。

二、Hashkey

Hashkey的创始人是肖风,在早年间以太坊进入中国的时候给了很大支持,也被称为以太坊中国领路人。前些年其主体万向集团在国内知名度也很高,CEO邓超是原来万向的早期成员,COO翁晓奇也曾任火币李林时代的全球站CEO。业务包括交易所、券商经纪、风险投资、Web3基础设施服务和科技服务,分别服务于机构、家庭办公室、基金及专业合格投资者。Hashkey Exchange业务属于“一条龙”式服务。

三、HKVAX

HKVAX的三位联合创始人为CEO吴炜樑、COO霍兆樑和CTO刘成,前两位为香港本土从业者,CTO则源于互联网大厂蚂蚁金服。HKVAX的CEO吴炜樑和COO霍兆樑分别曾任此前香港传统金融集团先锋集团旗下加密资产交易平台CoinSuper Premium的CEO和合规主管。在CoinSuper之前,CEO吴炜樑曾与包括摩根士丹利、摩根大通和万方资产管理在内的顶尖金融机构合作,曾担任中信期货国际部的董事总经理。COO霍兆樑专注于合规及领导牌照申请,曾任汇丰银行全球私人银行和私人财富解决方案香港及亚洲区域的反洗钱合规负责人。CTO刘成曾在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在金融产品管理以及复杂系统的研究和开发方面也有丰富经验,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

四、VDX

全称是Victory Fintech Limited(胜利数码科技)。

是香港本土券商胜利证券的参股子公司,VDX主营业务为虚拟资产交易平台(VATP牌照申请中),而胜利证券在虚拟资产行业的主营业务为虚拟资产券商经纪业务,已获颁虚拟资产1号牌,券商经纪业务。

五、HKbitEX

HKbitEX为太极资本(Tykhe Capital)集团三大业务板块之一。据官方介绍,太极资本业务以代币化资产为核心,包括资本市场与财富管理、虚拟资产交易所和Web3 SaaS与技术研发三大板块,相关业务分别透过集团子公司受监管或合规的Web3基建支持。

六、HK BGE

属于香港上市公司HKE Holdings(01726)旗下全资附属子公司。HKE Holdings于2018年4月18日登陆港股,目前市值为22.89亿港元,主营业务为新加坡的医院及诊所提供综合设计及建筑服务,自2021年5月起,HKE Holdings的业务跨界涉足为多项类别资产(包括但不限于虚拟资产、上市证券、上市债券及另类资产)建立全面的金融科技服务平台。

从以上获得牌照的名单上可以看出香港传统金融的傲慢。不管你的用户有多少,不管你影响力有多大,不管你平台规模有多大,香港证监会只看你的关系够不够硬,没有关系我就不给你发牌照。哪怕同时期拿到牌照的这些交易所,甚至都没有什么用户基础。

香港证券会发声

5月28日,香港证监会就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不违反期间结束发表声明。香港证监会谨此提醒公众,适用于根据《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条例》(第615章)(《打击洗钱条例》)在香港营运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不违反期间,将于2024年6月1日结束。所有在香港营运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均须根据《打击洗钱条例》获香港证监会发牌,或属“被当作获发牌”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申请者。在违反《打击洗钱条例》的情况下在香港营运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属刑事罪行,香港证监会将对任何违法行为采取一切适当行动。

香港证监会敦促投资者,只在获香港证监会发牌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上买卖虚拟资产,并应查核香港证监会网站上的“持牌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名单”,以确定他们使用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是否已获香港证监会正式发牌。

交易所

此外,投资者应注意,被当作获发牌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申请者并未获香港证监会正式发牌。这些申请者在《打击洗钱条例》下的新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发牌制度实施前,已在香港营运。虽然它们已承诺加强其政策、程序、系统及监控措施,以符合香港证监会的监管规定,但它们仍需显示这些措施的实际实施和成效能获香港证监会信纳。

对被当作获发牌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申请者,香港证监会提示到,被当作获发牌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申请者(及其最终拥有人)须全面遵守本会的所有监管规定和发牌条件。在这些申请者在其政策、程序、系统及监控措施的实际实施和成效获香港证监会信纳及获正式发牌前,香港证监会并不预期它们积极推广其服务或与新零售客户建立业务关係。

香港证监会亦提醒所有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和其最终拥有人遵守所有适用的法律及规例,包括但不限于防止中国内地居民使用它们的任何虚拟资产相关服务,并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促致这些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控权实体及关连方遵守所有适用的法律及规例。

当作为获发牌的安排旨在于保障投资者与促进市场发展之间达致平衡。因此,该安排只属暂时性,如发现有任何违反有关投资者保障的主要监管规定的情况,香港证监会将迅速拒绝被当作获发牌的申请者的牌照申请。

未来数月,在被当作获发牌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申请者继续其申请的同时,香港证监会将进行现场视察,以确定它们有否遵守本会的监管规定,并会特别关注它们的客户资产保障及认识你的客户程序。香港证监会此举旨在保障投资者的利益,而视察结果将会影响牌照申请程序。同样,如在视察期间发现任何违反有关投资者保障的主要监管规定的情况,香港证监会将迅速拒绝相关牌照申请,并因应情况采取其他监管行动。

5 月 29 日,据港媒文汇报披露,香港政府会与证监会保持紧密沟通,让证监会尽快处理所有平台的申请,让市民和投资者有更多安心的投资选择。展望未来,香港将进一步完善规管框架,包括规管虚拟资产场外交易服务提供者,为虚拟资产行业构建稳妥的生态系统,促进其负责任并可持续的发展。

香港证监会强调,那些被当作获发牌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虽然已承诺加强其政策、程序、系统及监控措施,以符合证监会的监管规定,但它们仍需显示这些措施的实际实施和成效,能获香港证监会信纳。而这些平台在未正式获得发牌前,证监会并不预期它们积极推广其服务,或与新零售客户建立业务关系。

香港加密市场,未来在哪里

交易所

严格来说,香港不认可大陆老板开的交易所,其实是一种多方角力的结果。

港府方面有自己的考虑。他们之所以迟迟不给大陆系交易所发牌照,完全不是因为体量、安全性、专业度等方面,而是更多的从不可控的角度出发在做考量。比如,资金体量虽然大,虽然也有默克尔树以及资产证明,但这些资金并不在港府的监管之下。港府也不能接受一个拿着自己牌照却游离于监管之外的交易所存在,更不可能让赌上港府的信誉去给这样的交易所做背书。

虽然各家交易所在这方面也都做出了一定的让步,表现出了很强的诚意,但在各个老板心里也跟明镜一样:诚意是诚意,底线是底线。如果为了表示诚意而要付出远高于香港市场规模的成本,那这笔买卖显然是不划算的。又比如,系统黑盒问题。虽然各家交易所可以对港府披露甚至接入一部分数据,但相较于整体而言,港府对各家交易所的数据依然处于一个黑盒的状态,港府能看到的数据,都是交易所想让他们看到的数据,甚至是做出来的数据。。

再比如,过往不合规的问题。无论主流交易所的哪一家,都有平台币的发行。发行平台币这个事情,到底算不算发行证券,存不存在合规问题,港府在给牌照之后会不会又因为平台被其他地区以类似的合规问题关停,进而导致港府这边也受影响,目前也是未知。

其中最要命的一个点,其实还是在美国。假设现在港府给了这些交易所合规的牌照,但最后美国出手制裁,就像今年cz的情况一样。那到时候港府就很尴尬,因为香港金融的本质,是华尔街的附庸。

所以在美国那边没有松口之前,港府也很难在这个事情上去给开口子。如果要开口子,那就必须给到足够让人动心的条件。而对于香港本土的交易所而言,就不存在这一系列外部的制约条件。以上,就是从港府的角度出发,为什么会造成当下这个局面的其中一部分原因。

香港牌照成了烫手山芋?

华人老板的退出,球又踢回了港府和本土势力脚下,只是这个球,有点烫脚。于本土势力而言,这真的是个烫手山芋,原本以为能够靠牌照大捞一笔,结果没想到搬石砸脚。

交易所

拿到香港牌照,不等于你能在全球做交易所,只能意味着你可以面向香港用户开放,别看香港是中国的,你也没有权限向大陆用户开放——因为交易所这个业务,在大陆就不合规。而整个香港,只有区区750万人。

所以摆在本土势力面前的,也似乎只有出手这一条路,而更难受的,还是香港政府。港府在前两年宣布要对加密货币进行合规监管的时候,市场热情其实是无比高涨的,但随着放不下身段和一些谜之操作,现在已经彻底失去热度,无论怎样都翻不起浪花。这个事情看似很大,但实际上市场非常之小——因为在整个加密市场中,对香港牌照有需求的,也就是潜在的这几家买家。

交易所这个玩意儿,他可不是谁都能做的,必须要经历过市场的洗礼和共识之后,才有申请牌照的必要。只有能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有一定业务体量的,才有去申请的必要。算来算去,两只手都能数得过来。而现在这些人,不但不继续申请,反而还主动撤销了。这让港府情何以堪?

而且更要命的是,本土势力开始在背后捅刀子了。假设这6家中有一家正式把牌照给卖了(接受入股,卖壳子等操作都算),那其他几家也必然会效仿,因为交易所真的太难做了。那如果这样的话,港府发出去的牌照,就成了给本土势力抬轿子的工具,憋了三年的大招,最后玩了个寂寞。

原本一手好牌,现在打了个稀烂(以上部分资料参考加密情报橘)。

交易所

万万没想到,在加密市场上,华人老板用社会主义的智慧结晶,给了腐朽的资本主义上了一课。


OKEX下载欧易下载OKX下载

okex交易平台app下载

下五篇